欢迎光临柳州汽车资讯网

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 汽车资讯>内饰

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秘书长付于武汽车其乐无穷

2018-09-17 23:37:06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赞

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秘书长付于武:汽车其乐无穷

今年6月

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秘书长付于武汽车其乐无穷

,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付于武开始主导《新能源汽车蓝皮书》的编撰出版,对于该学会力推这项工作的目的,付于武解释道:”我们首先要了解国外怎么做,国内怎么做。”

在这个通常被认为以退休人士为主的行业学会里,付于武比从前更加忙碌,除了主导出版系列蓝皮书外,他还希望通过各种形式和渠道推广汽车文化。

”这里是人生的新起点!”付于武如是说

结缘汽车

上世纪六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几乎都是服从国家分配,有人去了企业,有人去了基层,还有一些人去了边疆支援建设。

对毕业于北京机械学院机电系的付于武来说,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,当时他按计划定向分配到了一汽公司下属的变速箱厂,这在当时属于比较好的工作。

”那个年代到企业去都觉得很好,虽然那时生活条件很艰苦,但能在工厂里一天到晚画图纸、做设计、钻研技术,感觉很幸福,早上七点钟进办公室,一直画到晚上,每天能画几百张。在这个时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,自己设计机床,自己设计汽车,把图纸变成成果,也很有成就感,” 付于武如是说。

在以商用车、卡车产品为主的年代里,付于武参加了一汽轻型车和重型车的设计。”我们做的产品主要是130、黄河150、解放110,”付于武介绍说,当时一汽缺重少轻,他还幸运地参加了轻型车和重型车的试制生产,”从中学习到很多东西,进步的也很快。”

前前后后20年时间里,付于武当过设计科长、工艺科长,做过车间主任,36岁那年,他成为了这个分厂的总工程师。

当时哈尔滨要发展汽车。一汽、哈尔滨市、黑龙江省、航天部共同组织成立了名为”一号工程”的联合指挥部,付于武受命从一汽调到指挥部任职,他不无遗憾地表示,”一汽刚刚接触奥迪时,我就从一汽调走了”。

哈尔滨汽车工业当时在全国来讲略显薄弱,正逢”军转民”初期,黑龙江哈飞汽车工业集团的前身就是军工厂,后来一些做零部件的军工厂也开始生产汽车。

在这个背景下,付于武被调到指挥部任办公室主任兼党委书记,负责组织、协调规划,募集资金,他说,”这个过程锻炼了我的组织能力、协调能力及规划把握能力。”

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汽车工业被看作朝阳产业,发展空间巨大,而哈尔滨有良好的工业基础,面临军工转民企机遇,因此联合指挥部高度重视,募集了几十亿的资金,各方面给予了大量政策支持。仅十多年时间,哈尔滨就发展成为国内微型车和轻型车的重要生产基地,汽车工业更成为哈尔滨第一支柱产业。

新的起点

在这个带有政府性质的工作取得一系列成功后,1999年,付于武离开哈尔滨,回到出生地北京,来到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出任秘书长。

”在行业团体组织工作,对我来说是新的挑战。当时很多协会都有部委做强有力后盾,例如建筑协会上有建设部、农业协会上有农业部,而我们上面没有强大的挂靠机构,”但也正基于此,付于武决心能让这个机构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1999年至今的13年时间里,最令他欣慰的是这个国字当头的学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愈加职业化,并与国际接轨的行业团体组织。

付于武说:”很多人把协会、学会看作退休后安身立命的地方,我则把这里作为人生新的起点,在这个不是企业,不是政府,没有更多管理权限的地方,能充分发挥我的价值。”

在他初来乍到时,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仅有一间办公室、十几个工作人员、三台电脑和一台汽车,而现在已经有4000平米的房子,两层半办公室,工作团队也扩充到一百多人。

进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前,关于汽车的争论还停留在要不要进入家庭的问题上,经过近十几年的发展,中国汽车年产销规模已从200万辆增长到1800万辆。付于武说,”在这个过程中,最令我欣慰的是,伴随产业发展,我们非但没有掉队,反而更加职业化了。”

在付于武带领下,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不断开展学术交流活动、推广汽车文化、进行政策研究,”协会发挥的作用是和国际接轨的。”

技术人员出身的付于武,始终坚持学术为本。他相信”学术可以推动行业科技进步,可以支持产业技术创新。”在他的主导下,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不但成功主办了第25届国际电动汽车大会,今年还要召开世界汽车工程师大会,这些极具国际影响力的活动,都是政府不能办、企业不好办的。

在汽车文化推广方面,汽车工程学会组织了大学生汽车知识大赛,汽车方程式大赛今年已举办至第三届。”原来是比拆装变速箱发动机,现在是从大学生开始,做车、设计车、制造车然后到赛场上比赛,而且是国际化的,今年会有50多支代表队参赛,”付于武如是说。

付于武介绍道,”作为企业和政府之间的桥梁纽带,政策研究也是我们的工作重点。中国汽车工程学会每年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、大众汽车共同制作汽车产业报告和蓝皮书,蓝皮书的出版是我的主意,在我看来,由协会来研究,出产业报告,是非常必要的。我们将于今年6月发布新能源汽车蓝皮书,研究新能源汽车到底应该怎么发展,国外怎么做、国内怎么做。”

”我们还做过中国汽车科技人员的调查报告,因为我还兼任着中国汽车人才研究会的理事长。”在付于武看来,全行业都说汽车产业发展缺人,但缺什么样的人、人才该怎么分布,需要通过摸底调查得知。

”在政府里有政府的办事规则,领导定了的事,往往按部就班执行就可以了。在企业里虽然也很有挑战性,但我在企业的时候并不是产业发展的最好阶段。中国汽车最好的时候,是我来到学会后,所以我觉得特别有发挥的空间。其实在企业我们有很多老工程师有想法有智慧,但很多没赶上蓬勃发展的年代。如今轿车一年有多少个新车型,那时是多少年守着一个老解放,”付于武如是说。

”我在哈尔滨政府时,让我当计委主任、科委主任,同事都不建议我去,说老付就适合做这个。我自己也不愿意换,我一辈子也就干了这么一件事,所有最好的年华都给了它,所有乐趣也来自它,对我来说,汽车其乐无穷。”

( /董海荣 )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